今天是:2019年12月15日 星期天 农历 十一月二十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

    哪怕《哪吒》超30亿,也比不上40年前这部被几代人奉为神明的原作!


    来源:搜狐教育      发布时间:2019-8-9 15:33:29 

    截止写稿,上映12天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已经拿下了26亿票房,破30亿只是时间问题,赶超去年同期的《药神》也指日可待。


    不分职业年龄和性别的“自来水”,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现象级电影”。


    豆瓣8.6,彩蛋的催促和口碑的发酵下,同属光线的《姜子牙》也立刻上马,甚至还有网友流传,光线准备借着《哪吒》打造一个堪比《复联》的封神宇宙。


    (下图是:网友杜撰的“封神宇宙”)


    其实,国漫巅峰早就有了,而且跟这部《哪吒》同名,不同的是,它诞生在40年前。

    没错,它就是197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哪吒闹海》


    许多观众称这部电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一人”、“万人”是指什么?

    《哪吒闹海》目前豆瓣9.0分,排在豆瓣TOP250电影中的第175位,好于96%的动画片。



    那“万人”,自然是指迄今为止所有的国漫作品;而“一人”,则是豆瓣高达9.3分,制作于1961年的《大闹天宫》



    由于时代不同,《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闹海》本无可比性。

    但重看这部40年前的影响,白衣哪吒的一颦一簇尤在眼前。


    将两部电影做一对比,可以发现许多十分有意思的情节,这也是今天准备和大家谈一谈这部电影的原因。

    (下图是:两部电影的海报对比)


    在当前电影市场环境下,《哪吒之魔童降世》显然更加符合观众的口味,它也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商业类型片。

    既然是商业类型片,当然免不了艺术性上的乏善可陈,比如“老娘”、“小爷”、“你妹”、“你大爷”以及动不动就出现的屎尿屁梗,

    如今观众越发趋于年轻化,他们却也恰恰喜欢这种网络语言。



    整部《魔童降世》中,笑点萌点燃点甚至像国外一样的卖基卖腐元素一个不少,也恰证明了主创对年轻观影群体心理的谙熟。

    所以电影上映后,我们不免看到电影中梗的过分解读,比如微博上大量手绘作者创作的“哪吒敖丙”男同主题手绘。



    (图源:微博)

    相反,《哪吒闹海》在造型和台词上,却充满了中国文化底蕴和极其浓郁的民族特色。


    严定宪、王树忱、徐景达三位导演将宗教壁画和水墨元素融合到画面中,哪吒的形态动作加入了舞蹈元素,显得灵动而优美,


    同时加入的还有中国古代戏曲元素,比如:敖丙的走路方式以及哪吒的打斗。


    在配乐来说,《哪吒之魔童降世》与《哪吒闹海》就更不可同日而语了。

    看过电影的观众应该都知道,《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配乐属基本都是现代乐,属于西洋乐,整个配乐风格激燃昂扬。


    而《哪吒闹海》就牛逼了。

    当时的《哪吒闹海》集中了全国优秀的配乐人才,举个例子,龙宫的部分直接使用了刚刚出土的曾侯乙编钟(是原版的战国时期制作的编钟)。


    曾侯乙编钟1978年出土,而哪吒于1979年上映

    (下图为:当时刚刚出土的编钟)


    除此之外,《哪吒闹海》的配乐,更是民乐交响的集大成之作——唢呐、竹笛、笙、箫、琵琶、扬琴、筝、阮、传统打击乐,配以西洋的弦乐的中低音,完美地契合这个民族传说。


    熟悉《哪吒闹海》的观众应该对片中李靖抚琴这段记忆深刻。

    在长达40秒的李靖弹奏古琴的画面,音画完全一致双手指法、按压位置完全还原,连神态都是神还原。


    这种效果的实现,着实动了不少脑筋,在动画制作水准还不成熟的当时,《哪吒闹海》的作曲家金复载邀请自己的好友龚一(古琴演奏家)到美影厂演奏琴曲。

    (下图为:金复载先生)


    在演奏现场,六位动画家围绕龚一而坐,从不同角度用速写的方法记录下弹奏每个音节的指法。

    同时,摄影师也将龚一演奏时的神态用影像记录了下来。


    李靖抚琴因此而成。

    曾经这些老艺术家们制作动画所克服的困难,在新媒体和互联网并不普及的那时,有几人知晓?

    除了语言和配乐,在画面上和特效上,《哪吒闹海》可能无法和《魔童降世》匹敌,毕竟是在40年前。

    但它依旧做到了当时能做到的最高水准。


    哪吒闹海的美术设计是张仃先生,他也是当年国徽的设计者之一

    (下图为:张仃先生)


    他不仅设计了《哪吒闹海》的艺术形象,更在之后创作首都国际机场的壁画群时引用了动画的形象。


    这些形象栩栩如生,特点鲜明,成为一代人心中不可能抹去的记忆。

    直到此番的《魔童降世》我们依旧看到,不少地方仍然有向这部40年前的经典致敬的影子。

    比如:两版《哪吒》中的家丁,形象几乎一样,


    《闹海》中的夜叉,摇身一变在《魔童降世》中成了吐泡泡的海妖。


    40年前的黄天碧海,几乎原封不动地搬到了《魔童降世》中。


    当然,敖丙的双锤也是致敬《哪吒闹海》,


    因为在《封神演义》原著小说中,敖丙的武器是方天画戟。

    同时,混天绫缠住白龙的镜头,也和《哪吒闹海》如出一辙。


    甚至还有龙缠在柱子上的镜头,也有点类似垂死的东海龙王。


    画面上种种小细节的致敬,让我们看到了《哪吒闹海》40年来对国人的影响力。

    另一方面,《哪吒闹海》不可复制的辉煌,也将在那个时代过去后,由《哪吒之魔童降世》用另一种方式延续和传承下来。


    最后,我们看一看两部电影的精神内核。

    无疑《魔童降世》是聪明的,也是勇敢的,它敢于丑化主人公造型,反对所谓的“宿命论”。

    让哪吒成为主宰自己命运的强者,通过其内心的美来消解其外在的丑,从而让观众对其产生认同。


    不过另一方面,这也是电影讨巧的地方。

    为了树立“哪吒”的人设,主创将其设定为“魔丸转世”,简言之,生而为魔并不是哪吒的错,此立意也回应了大多数年轻人关于自我认同和自我实现的焦虑,足以引起共鸣。

    因为错的不在我,在天。


    而该用力的地方,导演也很知趣地不会下狠手,比如对于敖丙的态度,电影一直模棱两可,最后天劫劈下,导演甚至集三人之力保住了哪吒。


    这种巧合(灵珠合体的力量消解了天雷)解决问题的模式还是苍白,并不深刻。


    但在《哪吒闹海》中,我们所看到的“魔性”,并不是与生俱来。

    它藏于每个人内心深处,哪吒也不例外,它是哪吒的一部分。四海龙王显然代表了延续千年的君臣父子关系。


    杀死敖丙和夜叉,也是他内心深处的魔性被唤醒的时刻。


    而吃人的龙王,不仅不履行神的职责,反而公报私仇,以人命逼迫李靖杀死哪吒。


    从体制到父权,《哪吒闹海》就像一纸宣战的檄文,哪吒不得已割肉还父剔骨还母,在狂风暴雨中的挥剑自刎。


    这里哪吒的死,没有《魔童降世》中那样的暖男爹爹。


    没有灵珠敖丙,更没有师父,没有巧合,死,就是死。


    唯有用死,才能挣脱枷锁的束缚,打碎这父权,去向终极的自由。

    虽然没有视觉特效,但这个画面依旧是这些年来最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


    自1979年后,中国很少再看到像《哪吒闹海》这样具有反叛精神和自由主义的国漫了。

    当然,时代不同,背景不同,我们宣扬和展示的主题也会有所不同,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经典不可复制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制作《哪吒闹海》的老艺术家们多已仙逝,但先贤们往往等到去世已久后,功绩才得到认可。


    而我相信他们就像《头号玩家》中的哈利迪一样,一缕英魂仍然附在这《哪吒闹海》上,等待我们这些晚辈去探寻其中宝贵的金钥匙。

    他们精彩的作品和细节,才是《哪吒脑海》最珍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