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农历 十月廿三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

    刁罕若:抗战老兵的传奇人生


    来源:关爱明天网      发布时间:2019-11-4 16:59:18 


    石乾华


    在广安市武胜县沿口镇石家湾老街上,住着一位年近百岁的老人,他叫刁锡候,字罕若,书名就叫刁罕若。他是一位远征缅甸的抗战老兵。


    我因写一篇名为《练山坝的传说》地名故事,采访了当地的知情人刁锡敏,文章写成后我把样稿送给讲述人征求意见,老刁反馈意见时说他的堂哥刁罕若提出了更加贴切的民间故事版本和文章修改意见,并说他的堂哥是一位抗战老兵,也喜爱民间故事,96岁高龄还勤耕笔墨,收集整理民间故事、养身知识。我不由心生敬佩,专程去拜会了这位高寿老人。老人家曲折坎坷的命运,九死一生的人生传奇。让我感叹不已,有了写下他那惊险传奇人生故事的意愿。

     远征抗日 幸存回国


    刁罕若1924年5月3日出生于四川省武胜县沿口镇,家庭佃农,就读武胜中学21班。1939年抗日战争爆发,他积极参加学校抗日宣传活动,自编文艺节目作街头演讲。1941年 2月,他和几个热血青年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抗日救国号召,投笔从戎,前往重庆国民政府军政部第二补训处入伍从军。1942年申请参加“中国赴缅远征军”,远赴缅甸打击日本侵略者。


    1943年 3月,刁罕若随军政部骑炮司少将司长杜毅前往印度蓝姆加参加美军集训班学习,毕业后到杜毅的炮兵团担任中尉军需。


    1944年3月,刁罕若所在部队奉命随远征军新一军、新六军开赴缅甸对日作战。首战攻打日军占领的孟拱河。主力是孙立人将军率领的新一军。国军士气很高,仗着美式装备,一个冲锋就打掉了好几个鬼子炮楼。日本鬼子见国军来势凶猛,就调集飞机、大炮向国民党部队进行狂轰滥炸。刁罕若所在部队被迫向原始森林撤退。日本鬼子的飞机又向他们转移的原始森林投放燃烧弹。顿时,百里森林一片火海。刁罕若负责押运的10个军需车辆被困在“火海里”。为了保证全团抗日将士的生命线,他和30名战友们迎着鬼子猛烈的炮火,踏着浓烟滚滚的烈火,拼命冲杀。但最后只有3辆运输车冲出重围,仅9名押运人员获得生存。刁罕若是幸存者之一。


    后来,刁罕若还参加了攻打仰光、密支那、八莫等重大战役,每次都在惊险危急中幸存脱险,顺利回国。


    停尸房里死而复生


    1942年 11月,刁罕若在重庆国民政府军政部第二补训处当文书时患脑膜炎,由于救治不及时,身体虚脱,在送到长寿县陆军78医院治疗时已经是大休克(假死)症状。当日时逢星期日,没有值班医生出诊,护士以为他死了 ,就将他抬到一个设在破庙里的停尸房里,停放在一块木板上,等着掩埋。下午,躺在停尸板上的刁罕若慢慢苏醒过来,他发现不对劲,怎么会睡在破庙里,身边没有一个人呢?他想爬起来,浑身无力,只得拼力滚下木板,艰难地往庙门外爬,不慎摔进破庙的“天井”里。为了活命,他忍着剧痛,不停地声嘶竭力喊“救命….”。过路的人听到呼救声吓得不得了,以为是僵尸复活。赶忙报告医院。临近傍晚,一群伤残老兵拿着木棒、铁钏,壮着胆子赶往破庙,发现是个“大活人”。护士又将他抬回医院,一位值夜班的军医检查了他的身体,将他收治。事后他听前去探望他的父亲告诉他,那位救他的军医告诉他的父亲说:“你那娃儿命大不该死,当日如果有棺材,送进停尸房的就被埋葬了”。


    勇救落水学生  差点命丧溪河


    赴缅甸作战回国后,刁罕若随部队驻防贵阳。1946年,国民党要调他所在的部队到东北去打内战。他心如明镜:打内战是同胞互相残杀,这种事情干不得,就找个理由请假还乡,想方设法逃回老家武胜县三溪乡,作了一名小学教员,做教书育人的事业。


    1952年,一个炎热的夏天。刁罕若正在办公室摇着蒲扇修改学生作业。突然听到外边有人大喊:“河边淹死人了,河边淹死人了…..”。学校大门外不远处就是一条溪河,他疾步跨出大门,飞奔到河边,看到河边站满了小学生,同校教师蒋忠义正在河里摸寻。他一打听,掉进水里的学生叫陆大昌,正是他任教班里的学生,学习成绩很好。他顾不得脱掉衣服,扑进河里,潜入几米深的河水里搜寻落水的学生。几经沉浮换气,他很快力不从心,河水呛进肚里,他两眼发黑,沉下水底。当时他作业的地方离同一施救的蒋老师有10米远的距离,待赶拢的师生将他救上岸时,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了。施救的人将他抬起倒立排水,施行人工呼吸,才把他抢救过来,奋不顾身救学生,差点命丧黄泉。那位学生也被河水吞噬了生命。


    劳动改造,命悬华蓥山


    1953年 4月,政府“镇反”运动的深入开展。刁罕若因曾当过国民党军官,受过美过特种训练,接受过伪县长的款待,被定为“镇反”对象,定性为反动军官,美蒋特务、撤销了人民教师职务,实行特种管制,交农会监督改造。


    1958年11月,作为“特种管制”对象,刁罕若被派往华蓥山炼铁厂劳动改造,做搬运铁矿石的繁重体力活。因吃不饱,工作压力大,患了“阑尾炎”,肚子疼的实在难受。他向负责管教的乡长请求去医院治疗,乡长却说他思想反动,装病怠工,不及时送医院治疗。眼看他的肚皮越来越大,痛的呻吟不止,才安排人送华蓥溪口卫生院治疗。当时的医疗条件差,医生的诊疗技术不过关,医生摸了摸他鼓胀的大肚,说是得了“胀鼓病”,胀鼓病无法无药医治。厂部领导听说是“特种管制”对象,指示送回家治疗。前去探望的妻子知道回家治疗实际上是等死。就想办法将他转去岳池县人民医院治疗。岳池县医院的医生见他的肚皮肿胀得像个快要临盆的怀胎妇女,不愿收治。他的妻子焦急万分,哭天无路。一个过路的好心人告诉她,医院有一个姓彭的医生医术高明,是一个受管制改造的国民党军医,现在医院食堂监督劳动,要他看病需经过医院院长批准。得知这个信息后,他的妻子找到了那位姓彭的医生,向他讲述了自己丈夫的情况。同是管制对象,同为军人,那位彭医生同情刁罕若的遭遇,愿意为他治病。妻子又找到医院院长,说明丈夫生命危在旦夕,恳求救治。得到批准后,彭医生检查发现是阑尾化脓穿孔,致“腰大脓肿”,立即对他进行手术治疗。花了近2个小时,才将他肚里的脓血排除,救得他一命。


     政治运动的陪葬品


    侥幸获得生命的刁罕若老老实实的接受改造,等待命运的好转。


    1960年秋天,他秘密前往县城,拜访一位在县检察院工作的学生。问他的学生“特种管制”是个什么罪。学生见老师言之恳切,就悄悄告诉他:“特种管制”就是一不收监,二不判刑的“待杀犯”。


    他向他的学生解释,自己是为了抗击日本侵略,打击日本鬼子才去参加美军军事培训的。学生对他说“你说你是抗日,谁能给你证明,这次运动凡是参加过美国训练的都被列为特等罪犯,凡是特等罪犯都要执行枪决。”听到这毛骨悚然的消息,刁罕若日夜不得安宁,他思来想去:与其坐而待遇亡,孰若起而跑之。“七十二计,走为上策”。

    1960年10月,家乡已是寒风凌冽,刁罕若却只身逃亡冰天雪地的东北黑龙江避难。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政府拨乱反正,纠正冤假错案,他才得以回到家乡。经过无数次的申辩,才得以平反昭雪,恢复人民教师职务。后来,知情人士调侃他说:算你娃儿跑得快,不然你就成了镇反运动的陪葬品,骨头早化成灰了。


    车祸重创  死里逃生


    1972年9 月,刁罕若在北大荒佳木斯避难期间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车祸。当时他正骑着自行车行驶在上班的路上,一辆疾驰的卡车将他骑的自行车碾压变形,将他的身子撞翻甩出几米远,当场人事不省,被送往医院抢救。肇事的司机是市政府的机关干部,当时是私自驾车出门办私事,心慌意乱中闯下大祸,为避免担责,肇事者凭着自己的关系串通交警,伪造现场,说刁罕若是违章骑车横穿公路,应负主要责任。重伤的刁罕若住院治疗7天就被医院强制出院。交警调解赔偿后续医疗费人民币100元,回家自行养伤。刁罕若回家后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动弹不得。一个在当地建设兵团工作的老乡得知这个情况,帮助将他抬到建设兵团医院去检查,发现车祸致他的左肩横骨断裂,左胸勒骨折断3根,下肢左髋骨破裂,脊椎第三腰椎压缩骨折,头部创伤伤口5厘米。他的妻子拿着医院的鉴定和拍摄的X光照片等证据请求交警队重新鉴定调解。针对一个没有当地户籍的外地人,交警队的办案民警竟然以已经协商处理为由,拒绝受理。他的妻子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找人把他抬到市政府大门外喊冤叫屈,才引起市政府的重视,安排进当地的骨科医院医治。经过2年多的治疗,他也只能靠杵着双拐勉强移动身子。医院伤残鉴定为全残。肇事方支付了医疗费,重新赔付了后续治疗费。后来他去过哈尔滨、天津、重庆等地的医院医治,也没有完全康复,留下腰椎骨折病根。他坚持锻炼自己的腰背肌,让自己的腰背肌再生经络保护受伤的腰椎,慢慢地从一个全残废人恢复正常身体。


    心肌梗死  差点一命归西


    2013年的一天早晨,刁罕若感觉心里不舒服,继而开始心绞痛,连吃几片自备的“救心药丸”都无济于事。家人拨打120急救车拉他到武胜县人民医院医治。经医疗仪器检查,他患的是“急性心肌梗死”症,医生告知应立即送大医院安心血管支架才能有救。经县医院与重庆三军医大新桥医院联系,按支架需费用6万元人民币,当时家里没有这笔钱,为了救命,只得向亲戚们借,一家2千元的借,直到中午12点才筹足6万元手术费,赶到重庆新桥医院已经是下午2点过。挂急诊检查,医生说急性心肌梗死必须在发病6小时内安支架才有效,他的病已超时几个小时,又是高龄病人,手术风险很大,建议不做,回家调养。清醒过来的刁罕若听了医生的“忠告”,拍着自己的胸膛说,当年我当远征军打日本鬼子,飞机、大炮我都没怕,多次从死亡线上爬回,留得一命。今遭此危难,请医生尽力救我,一切风险我自己负责。我自己签字,家属签字,订立生死状,绝不怨待你们医生!接诊医生见他说话声音洪亮,精气神还好,检查他的血压、血糖都还正常,才同意给他施行心脏支架手术。手术很成功,住院8天就出院回家疗养,康复后身体状况比患病前还好。


    高龄玩车  车翻人伤


    2018年3月,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刁罕若想到外面观赏风景,年纪大,走路吃力,他就骑着双轮电动自力车出门,在郊外兜了一圈,看了风景,呼吸了大地的新鲜空气,兴高采烈的将车骑进农贸市场购买生活用品。人们看到他这把年纪还能独自骑车外出买东西,身体那样健康,投来羡慕的目光,他感到很自豪。他在市场上采买蔬菜、水果,用塑料袋盛着挂在车把上,还买了一箱牛奶,满载着货物驾驶着车辆驶向住地。行至一拐弯处,路面铺满碎砖头,道路凸凹不平。他不顾危险,按下快门,试图冲过去,竟忘记自己的车把上还挂着十几斤重东西。一加动力,车速突然加快,车身失去平衡侧翻,连人带车摔进路边3米多深的水沟里。还好是直接掉进水沟里,没有撞在水沟的护墙上,如果是脑袋撞在坚硬岩石砌成的护墙,就可能脑浆崩发,当场毙命。路人见状齐心协力把他救上岸。人们一边七嘴八舌的埋怨:“这么大年纪还骑车,真是找死!”一边拨打120将他送往医院救治。万幸的是,医院检查结果,他居然没有大碍,只是肩夹骨摔脱臼。那么高的沟坎摔下,一没有摔死,二没有中风,还健康地活着。他还沾沾自喜,逢人便说,我找死阎王还这样怜免我。


    打那以后,他再也没敢独自骑车上路了。


    再患急性心肌梗死 死神拒之门外 


    2019年春,刁罕若突然感到心口剧烈的疼痛,含服速效救心丸、甘油三脂片,阵痛没有缓解。危急时刻,保姆拨打120,救护车把他送进武胜县人民医院,经检查,心电图显示,他心肌内3根主动脉血管都被堵塞了,再患急性心肌梗死病,只能转院安支架,才能保住性命。针对他如此高龄,医生怕长途转院发生意外,决定先在重症监护室施行抢救,联系重庆大医院的专家来武胜为他施行支架手术。


    第二天,重庆新桥医院的专家如约来到武胜医院,一看病历:3根主动脉血管都被堵塞,患者又是高龄老人,认为手术风险太大,花费10多万的手术费未必成功,劝家属放弃手术,专家随后离开了武胜。

    待刁罕若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知晓情况后,恳请医生拯救他。医院领导很关心,又向第三军医大重庆西南医院求助。待到三天,重庆西南医院的专家来到武胜县医院,会诊后,依然觉得如此高龄,如此严重的病情不适宜做支架手术,婉言推谢。家属感到很为难,征求刁罕若本人意见,面对显得沉默的儿子(他唯一过继的子女),他想了想:我也获得差不多的寿年了,与其花这么大笔钱来打飘飘,不如听人劝,得一半,放弃手术,减轻后人经济负担。于是,他果断说出:“不安支架,听天由命,来个保守疗法”。

      

    在场的医务人员和陪护家属都为之感动,不愧为抗战老兵的英雄气概。西南医院的专家提出了较好的药物治疗方案,嘱咐县医院用药物治疗。经过半个月的治疗,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刁罕若出院回家疗养。正常的活着。


    艰苦办学   教书育人


    青年时代的刁罕若,在武胜中学读书时,抗日战争爆发,他就明白“中国文化落后,屡遭列强侵略,只有大兴科教,才能救中国”的道理,教育救国的思想深深扎根在他的脑海之中。远征抗日回乡后,他以实际行动,投入乡村教育事业。他拿出非常有限的积蓄在老家新观音庙创办小学。没有教案,以神台、板凳做课桌;没有黑板,就把墙壁刷黑当黑板,没有师资,自认教师。想尽办法教族人子弟和贫困家庭孩子学习文化。


    解放后,他被聘任观音桥小学教师,白天在学校教学生,晚上下村点教夜校,教农民识字。


    正当他满腔热情投入新中国教育事业时,上纲上线的政治运动把他推向反党、反人民的反革命分子行列,成了打击对象。为了自保,他远走黑龙江避难。在那里,他在稍微安定的环境中,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为当地教育事业添砖加瓦。


    1975年,他在黑龙江佳木斯郊区的大来、新华生活期间,以自己勤劳、乐于帮助别人的人格魅力,赢得当地干部、群众的信赖和好评,他发挥自己曾做过教师的优势,自筹资金,自编教材,创办“农民扫盲识字”夜校,受到过当地政府的表彰。


    落实政策后,他被恢复人民教师资格,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他没有放弃学习,坚持笔耕不缀。他积极收集资料,撰写民间故事,修缮家族族谱,弘扬传承中国文化,讲好中国人的故事。


    见义勇为  匡扶正义


    刁罕若一生正气,不畏权势,不怕邪恶势力,同情弱势,最爱打抱不平。不论是族人亲友或是互不相识的群众,他都愿意提供帮忙,为被伤害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1992年,家住飞龙镇的族弟刁锡建的腿被当地的汽车运输专业户的汽车碾断筋骨,无法行走,丧失劳动能力,肇事司机自持自己是县人民代表,关系硬扎,竟然颠倒黑白,说伤者是自己望天行走,不遵守交通规则所致,应该自己负主要责任。不主动送医院治疗,履行赔偿义务,欺负老实巴交的弱者,还口出恶言:“量你刁家把我奈何!”,公然示威,仗势欺人。无法无天令人愤慨。刁罕若知情后义愤填膺,挺身而出,帮助远房族弟刁锡建打官司。他不怕邪惡势力的威胁,同族弟刁锡建紧密团结,克服重重困难,走访政法部门,到上级党政机关上访,请求伸张正义。最后在时任南充地委书记李世德的关注下,批示武胜县县长张绍忠解决。迫于刁罕若不懈为受害人维权的决心,武胜县相关部门积极配合协商处理这起长达3年的交通事故赔偿案,维护了被伤害人的正当权益。


    1990年,猛山乡一个叫唐素琼的妇女,被岳池县裕民乡忘恩负义的丈夫嫌弃,无理赶出家门,致弱女子生活无着落,非常凄惨。刁罕若知情后,非常气愤,他十分同情受到伤害的唐素琼,主动联系支持毫无亲戚关系的唐素琼到南充中级人民法院打官司。在他的帮助下,唐素清官司占理获胜,法院判被告支付生活费8000元,刁罕若没有收取分文服务费。


    1981年,刁罕若到族人居住较多的五排水库淹没区飞龙镇刁家岩村串门,走访时发现当地人均耕地不足3分地,还要完交国家的统购、征购粮食任务。不少族人因此生活困难。他深入一家一户调查,清查登记田地面积,细算粮食收获与支出的明白账,写成综合报告上报政府,请求为水淹区群众核减统购统销粮食任务。县政府经过调查核实,免除了刁家岩村的公粮任务,减轻了当地群众的生活负担。


    类似这样扶正压邪,接济贫困的事例多不胜数,刁罕若做好事善事的故事在家乡,在族亲内被传为佳话,受人拥戴和敬重。


    笔耕不缀  余光闪耀


    刁罕若一生喜爱书籍,爱好文学,好做文章。早年经济紧张,无钱买书读,他就采取拿来主义,借书看,抄书读。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笔者造访他老时,见到他寝室的书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本,年轻时代的小说读物手抄本就有很高一摞。收集的手抄民间故事有300多个。晚年,刁罕若手抄笔记最多的是健康养生知识。他不仅抄录经典养生知识,心得感受,还将阅读的报刊杂志上登载的相关图片裁剪粘贴作手抄本的插图。他做的硬抄笔记本图文并茂,让阅读者赏心悦目,可读性强。他将自己编写的《济世活人》养身文集做成小册子馈赠亲友;他编写的《健康知识》参加武胜县文化三下乡活动展览,获得过县教科文化体育局的表彰。他还是县教师退休协会主办的养身杂志健康之友》的特邀编辑。


    刁罕若一生坎坷,有过几次婚姻,没有亲生子女。过继姐姐的儿子,视同亲生,父善子孝,和睦相处。如今,他与现在的妻子,86岁的老伴一起居住在沿口古镇石家湾老街的平房里,度着晚年的幸福时光,向着100岁老人的目标冲刺。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刁罕若老人“九死一生”,逢凶遇险,都能化险为夷,真乃佛佑,实为福报。


    刁罕若老人历经惊险,历经磨难,九死一生,耄耄之年依然身体硬朗,健康乐观,与他的合理饮食和生活习惯有着密切关系。


    刁老晚年的饮食以五谷杂粮为主食,践行少吃多餐制,少肉食,多素食;少硬食,多流食;以新鲜蔬菜和新鲜果汁为辅助食品。


    生活有规律,早睡早起,勤练身体,每天都坚持力所能及的锻炼。


    老人一生虽然人生跌宕起伏,但都能冷静对待,不为名,不为利,不怕苦,不怕累,见义勇为,乐善好施。


    笔者请教刁老的养生长寿秘笈时,老人爽朗的笑着说:没什么秘笈,一个人有着与命运同抗争,同前行的毅力,心怀慈地,心怀希望,乐观向上,想得开,看得空,保持平常生物钟节奏,和时光慢慢赛跑,你就能获得长寿。简单朴实的言语,道出了普通人的生活真谛。


    刁罕若老人的一生,看是平凡,实则充满传奇色彩。他的一生是与命运拼搏战斗的一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坎坷曲折的一生,是艰苦奋斗不折不饶的一生,是乐善好施无私奉献的一生。他的顽强拼搏精神和高尚品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作者系武胜县政协文史研究员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