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7月21日 星期天 农历 六月十九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五老故事

    吕仲荣:一个老科研工作者的时代记忆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19-4-19 12:34:17 


    本刊记者 莫尔佳


    1997 年的春天,刚从航天部火工技术研究所退休的吕仲荣回到家乡乐山定居。“我一回来,凤凰彩票平台代理大全的老同志就找到我,邀请我加入。”吕仲荣回忆道,“当时他们对我说,凤凰彩票平台代理大全很缺航天领域的五老志愿者,希望我能根据自己的经历,给市里的青少年学生开些科普讲座。”


    “我说,那我试试看吧。”从那以后,吕仲荣就开始了自己的关心下一代工作生涯。现任乐山市科技凤凰彩票平台代理大全常务副主任和科普报告团常务副团长的他,已在该市学校、机关、社区、部队为青少年开展科普讲座 160余场。二十多年来,他的科普讲座总是结合时事,辅以自己在航天系统的经历,深入浅出,生动“有范儿”,很受学生们的喜爱。


    “现在的青年学生,真是很可爱的。”谈及宣讲时的情形,吕仲荣笑弯了眼,“有时候讲完了,这些孩子还会排队让我给他们签名,甚至有让我直接签在衣服上的。”偶尔,吕仲荣也会遇到告诉他自己将来有志于航天事业的学生。“我总是告诉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他顿了顿,“就像我父亲当年告诉的我那样。”


    1.jpg


    吕仲荣以自己在航天系统的经历,为学生们作科普讲座


    剧变年代


    吕仲荣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他的父亲从四川大学外语系毕业后,长期在乐山县男子中学(今乐山市第一职业中学)任教,家人也都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1936 年,长子吕仲荣就在这里诞生。


    吕仲荣的童年,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之下。尽管当时四川位于抗日战争的大后方,但为了威慑和消磨民众的抗战意志,日本军方不时派出敌机到川渝地区进行轰炸。乐山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就曾在 1939 年和 1941年遭遇过两次大轰炸。


    “第一次大轰炸我还年幼,没什么印象;第二次大轰炸我刚上小学一年级,已经开始记事了。”当时,为了躲避空袭,母亲带着吕仲荣到遮蔽物较多的山上。“我记得那时候我站在山顶,看到日本飞机沿着岷江低空飞行,我甚至能看到飞行员的脸,日寇就有那么猖狂。”他摇了摇头,“国民政府那时候已经没有防空力量了,日机完全如入无人之境。也许这些经历,和我成年后投身国防事业也有一定的联系吧。”吕仲荣说。


    1945 年 8 月,抗战胜利。但在吕仲荣的记忆里,在这之后生活依然动荡和艰难。他回忆说,那时候,父亲一发薪水,自己和母亲立即拿去市场换成银元或买米买油。“国民政府的法币贬值太快,上午一个价、下午一个价。”他说,尽管自己那时还小,不懂事,但时常听长辈们聊天时感叹“国民政府太腐败了。”“那时候,民心是思变的。”吕仲荣说。


    1949 年 12 月,乐山解放。“虽然我那时候也不太懂国共之争,但也能看出解放军和国军不同:他们不扰民,也不仗势欺人。”解放军进入乐山后,驻扎在学校,和吕仲荣的父亲多有接触。“父亲对共产党印象很好。他那时候就给我说,现在是新中国了,未来都有希望了。他叮嘱我,一定要认真读书,‘将来你们这一代,是要好好承担建设国家责任的’。”


    1950 年,举国上下动员抗美援朝。“太激动了,”吕仲荣说,“你们大概不懂我们当时激动的心情。”他告诉记者,正读高中的他,甚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希望参军,但学校党委书记告诉他,政策不允许在校学生参军。“那时候,父亲给我说,”吕仲荣回忆道,“‘你想都不要想去参军的事,你好好读书就对了’。”


    燃情岁月


    1953 年,吕仲荣考取北京矿业学院(现中国矿业大学)机电系。那时候,高等院校重工业专业的学生学杂费全免,每个月还有4万元(注:当时的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于1948年 12 月 1 日发行的第一套人民币,1955 年 3 月 1 日起发行的第二套人民币 1 元等于当时第一套人民币 1万元)的生活补助。“但家里穷呀,我连去北京的路费都是向政府申请资助的。”


    还不满 18 岁的吕仲荣,告别家人,踏上了进京求学的道路——先坐汽车到宝鸡,再在宝鸡转乘火车到北京。抵达北京前门火车站时,他身上还剩 3000 元。“一下火车,看到站外有小贩卖香蕉,才1000多块钱一斤,同学身上还有点钱可供我们乘坐去学校的公交,我就买了两斤和他当晚饭。”吕仲荣说,在那之前,自己只吃过一次香蕉,“觉得真是太好吃了,所以在北京一看有卖还这么便宜就忍不住。”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晚,吕仲荣和同学在前门火车站外铺开随身带的席子睡了一晚。第二天,他俩乘公交车顺利抵达学校。


    “在北京读大学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吕仲荣说,他入学时,国家刚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一切都欣欣向荣,学校里的氛围也特别好。”本科四年,吕仲荣一心向学,“说来好笑,我在北京呆了四年,连长城都没有去玩过,所有时间都用来读书学习了。”大三时,因为成绩优异,吕仲荣被推荐入了党。毕业后,吕仲荣被分配到合肥矿业学院(现合肥工业大学)做助教。


    1959 年,教育部从各大高校调动师资力量前去支持厦门大学工科学科建设,吕仲荣便是其中一员。“当时,我被安排到机电工程系,我就有情绪了。”他回忆说,自己还去找上级提了意见,“我说我本科是学矿电的,这一换,专业不对口,就浪费了我以前学的东西了。”系党委书记说服不了吕仲荣,最后惊动了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时任厦门大学理学院院长卢嘉锡。“我当时心里也打鼓,没想到像卢院长这样的专家还要找我这样一个小助教谈话。”卢嘉锡在与吕仲荣谈话前,已看过了后者的档案。“他告诉我,我本科有些基础课和机电工程系的是一样的,他已为我联系好导师,让我前往浙江大学进修一年。”吕仲荣说,“卢院长让我努力学习,返校


    后承担起系内新生基础课的教学任务。他同时承诺,一旦学校将来建起相关院系,就让我去我的原专业。”


    “我问,我能行吗?他说,‘你能行!’”现在回想起来,吕仲荣仍难掩激动,“真是贵人的指点,不仅使我豁然开朗,也可以说是我一生的转折。”


    后来,吕仲荣如期返校开课,第二年职称评定,便从助教升为讲师,后又被调到福州大学机电工程系任教。“那几年,就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我30岁之前的路,走得相对顺畅,这也多亏了组织的栽培。我自己也觉得,要有担当,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国防事业


    “文革”爆发后,吕仲荣因“有修正主义倾向”被暂停了党组织生活。1969 年,他被下放到永安县(今永安市)清水乡接受劳动再改造。1971 年底,吕仲荣突然接到通知,恢复党员身份,可以继续参加党组织生活。次年初,吕仲荣所在的公社书记告诉他,不用继续接受“劳动改造”,县革命委员会安排其到永安一中从事教学工作;不久,又有新的调令令其去福州大学报到……“就在那一年,我最终接到了被调入航天系统的调令。”


    从那之后,吕仲荣在航天系统度过了二十五年的光阴。在分管军转民研发工作期间,为石油工业开发了三项新产品,替代进口填补国内空白,获国家经委颁发金龙奖三项(集体奖)。在完成我国国防科研生产任务中,个人又获航天系统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在航天系统的几十年做的工作,真让我觉得不枉此生。”吕仲荣笑着说。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