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 九月廿三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五老故事

    林树清:退而不休解民困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19-9-19 16:19:02 



    文/通讯员 陈位萍


    1.jpg


    林树清给孩子们辅导作业


    林树清中等个,皮肤黝黑,看起来精瘦干练。他衣着整洁,说话中气十足,从气质和面容看,俨然一名能干的老农。这名年至耄耋的老人家,被村人亲切地唤作“林三爷”。


    1938年,林树清出生在内江市威远县向义镇大冲村,在家排行老三。他是村里出的第一名大学生。工作期间,林树清曾担任过15年的威远县县长。2003年,林树清退休后,就和老伴回到了大冲村祖屋。这一住,就再也没有搬走。


    “你们不要喊我林县长”


    刚回到大冲村时,乡亲们都喊林树清“林县长”。林树清打心眼里不喜欢这称呼,有人这样喊他,他干脆不应答。他对大伙们说:“以后你们喊我林三爷我才答应。”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心病”。林树清的“心病”,就是生他养他的大冲村。


    大冲村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孤岛”。林树清返乡时,村里人均纯收入还不到一千元。村里有些上了年纪的村民,一辈子都没走出过村子。那时候,村民住的是土墙房,不少人穿的还是“补疤衣服”。村内外是几十年没变的泥巴路;村口的渠河上,仅有一截一米多宽的石桥墩。


    这一切,林树清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尤其是村里上学的娃娃,天不亮就要出门。遇到雨天,走在村口的那座朽桥上,真让人提心吊胆。泥巴路更是难走,即便天再冷,娃娃们都会把鞋子脱下来光脚走路,就怕把鞋子走脏了,走坏了。”


    当时,乡亲们过着的是“自种自收”的生活,“唯一收入多点的是,就是养猪去卖”。林树清说,当时因为路不通,村民每次卖猪,都要请人帮忙抬到五公里外的场镇上去。“光人工费就占了卖猪收入的三分之一,那要是卖粮食、卖蔬菜啥的,就是亏本。”


    目睹这一切,林树清说:“修路。我要修路!”


    要修路,先得和乡亲们“把脸混熟”。“这个很重要!我得要和阔别已久的乡亲们建立起感情。”林树清说,“我不是什么官,回到大冲村,就是村民了。”这之后,林树清和乡亲们一起挑粪、插秧。学农出身的他,是个“真资格”的农业专家。乡亲们遇到农作物发生病虫害等问题,都会来咨询林树清。


    渐渐地,乡亲们喊起“林三爷”来,越来越自然。


    “为了修路,三爷跪下了”


    和乡亲们拉近距离混熟了,三爷问大家“想不想修路?”


    “当然想,却不敢想。”村民们如实说。不敢想是因为,修路得占村民的地,不少人持反对意见;修路需要花钱,村里一分钱也没有;修路还需要经过毗邻的荣县杨柳村,由于辖区不同,协调起来也很困难。


    修路资金怎么解决?林树清想到了方法:“我日思夜想呀,第一,老百姓捐资、集资;第二,发动社会捐资;第三,申请项目。还有就是,让村干部、村民小组长把宅基地证拿去抵押,向银行贷款。”


    一方面筹集资金,一方面林树清开始登门挨家挨户做工作:他自己掏钱买烟,见人就递,见人就笑脸相迎,见人就讲道理,有时还要请吃陪喝。他发动村里的党员干部带头响应,林树清的亲幺弟是村支书,他不仅动员幺弟带头筹钱,还说服后者把自己的6分好地换给了被占了地的村民。全村14个组的动员会、上千人的村民大会,三爷逢会必到,逢会必讲:“苦干才能致富,修路才有出路。”


    可有人依然还是“杠”着不答应。


    修路要过一位村民的地,可他死活不让过。林树清去他家,又是打烟,又是好话说尽,那村民还是不吭声。林树清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地就向那位村民跪了下去:“我这辈子只给父母跪过。我今天诚心诚意地请求你,求你让路。”     


    听到这话,看着跪着的三爷,乡亲们都哭了。那位村民也终于打动,同意让路。


    修“金大路”时,要经过5组村民杨德明的地。杨德明在外做生意,他觉得修路与自己无关,便坚决不同意换地。为了刁难修路,杨德明看见修路的石渣掉在地里,故意吼得很凶,非要村民给他把石渣一颗一颗的捡起来,不然就挡住不准施工。村民不敢惹他,只能沉默。


    “我来给你捡!”林树清顶着烈日,弯下老腰一颗一颗地捡着。


    “我让你捡!”杨德明声音还是很大。他以为林树清只是做做样子。


    “你捡!”杨德明看见林树清没有停,这次声音里有点赌气意思。


    “三爷,你老人家不要捡了行不行?你……你这么大的年纪、这么大的干部还为村民着想,我换地!”这一次,杨德明的话是哭着说出来的。后来,这个村里看起来最“横”的杨德明,连青苗补偿费也不要了。


     “共产党员永不退休!”


    就这样,一条条路修建起来,一座座桥架起来——林树清回乡后,带领乡亲们建成水泥路78条,全长26.93公里;为附近5个村新修桥3座、整修桥2座。


    早在第一条路修起来时,林树清就盘算着如何为乡亲们寻致富路。


    解放前,大冲村有种大头菜的传统。在林树清的记忆里,童年大头菜的香味至今难忘。他想,大冲村的土壤成分挺适合种大头菜的。可是,这丢了几十年的种植大头菜的传统还能重新捡起来吗?小小的大头菜又能不能改变大冲村的一穷二白的面貌?


    为了让大冲村的大头菜更具市场竞争力,林三爷这时候想起了,自己曾经还是一个“官”。然后,他就开始动用自己曾经留下的那点“官威”,到市里请农业专家,研究土壤,研究改良大头菜品质。刚开始,村民们对种植大头菜积极性不高,林树清就和村干部一道试种。经过两年多的提纯选优,大冲村培育出了自己的新品种“香型大头菜”。


    为了大头菜的销路,林树清也是绞尽脑汁。他和村干部分头跑销售。为了省钱,村干部坐火车背着大头菜下重庆;林树清找企业,“厚着老脸”推销大头菜。过去在官场中的熟人对他的行为万分不理解:“这个老领导不是修路就是卖他的大头菜,退休了,该享受一下生活了啊。”


    对此,林树清回答说:“共产党员永不退休!”


    大头菜新品种培育成功了,销路也渐渐打开了。


    现在,大冲村的大头菜种植面积达到了2551亩,亩产值3000元。2016年,大冲村人均收入达到1.8万元。经过村里自建的加工厂加工后,大头菜远销两广一带,部分出口韩国,产值达890万元。以大冲村为中心,周边种植大头菜面积达到4.5万亩,年产值1亿多元,形成了大头菜特色产业链;还引来外地老板长年驻村办厂,村民们在厂里打工年增收70多万元。


    路修好后,林树清又去联系公交公司。现在,每天村里都有8班客车开进村,娃娃们的上学路不再泥泞,也不用再起早贪黑了。村里还有了关心下一代工作小组和留守儿童之家。这些都是在林树清的建议和过问下成立起来的。他还千方百计筹措到65万元资金,用于维修共华中心校和大冲村小的教室、平整操场、购置教学和体育设施等,就是为了能让娃娃们有了一个好的学习环境。


    不知不觉,林三爷已经81岁了。笔者问他:“现在还挑粪桶干农活吗?”三爷回道:“咋不干?只要干得动,一辈子都要干!”这句话让笔者又想到了三爷说过的那句话:


    “共产党员永不退休!”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