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1月18日 星期六 农历 十二月廿四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娱乐

    全球“变老”,养老金难题怎么破?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19-12-19 14:05:46 


    111.jpg


    截至目前,由法国养老金改革引发的大规模罢工游行已持续半月有余,不仅涉及公交、能源、教育、医疗等众多行业,还导致法国公共交通几乎全线瘫痪。


    当地时间12月19日,法国总理菲利普与工会代表举行会议,试图平息罢工。但法国强硬派CGT工会领导人马丁内斯在会后表示,工会决定于明年1月9日举行进一步罢工和示威。



    老龄化趋势加快


    长期以来,法国一直奉行十分复杂的“多轨制”养老金体系,使部分行业退休人员长期享受高于平均水平的福利。由于这一复杂体系严重失衡,且持续拖累法国公共财政,法国政府于今年9月推出了“单一积分制”体系,以消除“特权群体”,并设定了64岁的基准退休年龄,鼓励延迟退休。


    不过,这项法案很快就招致了铁路、电力、警察等“多轨制”受益群体和工会的反对。马丁内斯12月19日称,工会在与菲利普总理就养老金改革计划进行会谈后,决定于明年1月9日举行进一步的罢工和示威。


    然而,面临养老金改革难题的不光是法国,在全球老龄化趋势渐显的背景下,包括美国、德国、日本在内的全球多国都出现养老金入不敷出的局面。


    据美国百科全书网站数据,2000年,只有德国、希腊、意大利、保加利亚和日本几个国家的老龄化指数高于100(即65岁以上老年人比15岁以下儿童多)。而到2030年,预计所有发达国家的老龄化指数都将超过100,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的指数甚至将超过200。虽然发展中国家的指数要比发达国家低很多,但预计该指数的增长速度将会大于发达国家。


    伴随老龄化出现的,还有经济增长乏力和养老两大问题。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特邀成员孙博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方面,老年人口占比上升会使社会财富创造能力和消费同时减少,导致经济增长乏力;另一方面,生育率下降导致的养老金体系缴费能力下降,和预期寿命延长导致的支付压力增加,最终会影响社会对老年人的保障能力。”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人口老龄化已经是全球性大趋势,而应对人口老龄化,除了鼓励人口生育,就是延长法定退休年龄,加大劳动力供给,延长社保缴费时间,对冲养老金缺口压力。”


    目前,德国养老金采用“转移模式”,即在职人员缴纳保险金“养活”老年人。为了弥补养老金缺口,德国已将退休年龄延至67岁,并推动税改扩大财政来源,但出于对养老金制度的担忧,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已开始购买私人保险。


    日本则实行养老金领取年龄的“弹性制”,即老年人越迟领取养老金,领取金额就越高。但现实是,延期领取人员不增反减,也从侧面反映出养老金对于日本老年人维持基本生计的重要性。


    而在物价高的韩国,养老金也同样面临钱不够用的问题。为此,韩国政府一方面鼓励老年人再就业,一方面鼓励年轻人多缴、退休后多拿。但出于财政压力和养老金余额等原因,改革仍存争议,进展并不顺利。



    “三支柱”模式为上策


    在孙博看来,“三支柱”养老金模式仍然是世界各国养老金改革的方向和趋势。


    所谓“三支柱”,即第一支柱公共养老金,由政府财政兜底,保障国民基本养老;第二支柱职业养老金,由雇主和雇员缴费,提升养老保障水平;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金,由个人缴费,增强个人自我养老能力。


    孙博表示,“‘三支柱’以及‘多支柱’养老金模式的核心在于,通过政府、企业和个人三方责任共担实现养老金来源的多样性,增强养老金体系可持续。”


    事实证明,“多支柱”模式做得较好的国家,养老金体系也更加健康。


    孙博说,“像荷兰、澳大利亚等在‘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排名中比较靠前的国家,都是采取了比较典型的‘三支柱’模式。在主要经济体中,‘三支柱’较健全的美国、英国养老金指数排名也要优于‘三支柱’发展相对落后的日本和意大利。”


    目前,中国养老金体系实行的也是“三支柱”模式,但仍然存在规模总量小、结构不均衡、制度架构不完善以及市场化投资运营力度不足等问题。


    当前,我国的养老金主要依赖第一支柱,即国家基本养老保险,而二三支柱养老金仅占总量的20.85%。


    孙博认为,中国养老金改革应加快建立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形成的制度闭环,并着力扩大第二支柱企业年金覆盖面,实现三支柱均衡发展。


    孙博还指出,我国第一支柱虽然采取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但个人账户却长期空账运作,与统筹账户混同管理。


    “所以建议进一步完善优化第一支柱制度架构,将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独立出来,划入第三支柱作为强制部分,在此基础上再通过自愿缴费形成第三支柱自愿性部分。”


    孙博表示,这一方面有助于第一支柱清晰自身定位,减轻负担,发挥兜底保障功能,也有助于扩大第三支柱的覆盖面。


    截至2018年底,我国社保基金累计投资收益达9599亿元,年均收益率为7.82%,相较一般储蓄及理财,收益已经相当可观。


    因此孙博认为,作为增加养老金积累的重要途径,我国应当进一步加强养老金市场化投资运营力度。“首先,要扩大基本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因为目前基本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8000多亿元,尚不足结余总规模的16%,仍有很大空间。而且要进一步扩大企(职)业年金投资范围,例如港股、海外、股权投资等”。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