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7月16日 星期二 农历 六月十四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特稿

    贫瘠的土地“牛”起来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19-6-21 16:08:05 


    探 索


    2014年后的三年,仪陇县农村迎来了返乡创业青年的小高潮。各个部门单位一轮轮的农村精准帮扶工作也在这几年逐渐拉开序幕。智慧和汗水都在仪陇深丘农村凝聚、挥洒。而在这之前的十年,高向军所带领的志愿者团队已经做了大量的探索,积累了大量的产业扶贫、教育扶贫经验。


    1.jpg


    激扬着热情与活力的青年们正以蓬勃向上之力,在广阔的农村展现人生价值    摄影  文月


    现代农业要发展的话,需要用全新的方式,新的生产方式,新的组织方式,新的跟市场衔接的方式。“农民在亏损尝试中蹒跚学步,而我们也在帮扶实践中‘摸着石头过河’。”历史发展的车轮不断催促着、带着他们的节奏前进。


    孵化合作社从互助金融开始


    乡村发展协会志愿者晏军明介绍,最开始,他们团队思考的是,贫困家庭可以做什么项目,一年就可以实现收益?希望至少能帮助特殊困难儿童家庭实现增收,解决孩子上学的后顾之忧。


    农村合作组织关键是在农村的人。然而,现实是基本上都是老人,这群人接受新的东西很困难,加上他们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发展欲望,所以协会志愿者团队在组织农户做合作社的时候,希望能够先帮助他们把合作组织这个平台搭建起来,然后吸引他们的子女回来。


    最开始做合作社的孵化很艰难。农民存钱习惯大于出钱,完全没有投资意识,开展工作很艰难。但是合作社没有资产,就是空壳。团队便打开思路,搭建组织,先从农村互助金融开始。几乎农村的每家每户都有对资金的需求,每家每户都出一点钱来先建一个村内的互助基金,不出村,就可以在合作社借贷,并且该协会为村民设计了每个家庭都能还得起来的分期还款的贷款机制。高向军指出,“建立了这样一个平台,大家也有了共同关心的一个事儿,再逐渐讨论社区产业带动、经济发展。”以此,逐渐这么些年,团队共组织起来了20几家合作社。


    “一帮到底”的产业扶贫模式


    选择产业项目,也经历了数年的考察和摸索。以前,协会团队发展过做生猪养殖,但发现喂养成本太高,市场波动太大,不合适小农户做,很容易就血本无归;后来做小家禽规模养殖,技术含量高,防疫难等诸多问题,也不适合贫困户做。


    在多次和技术人员、当地百姓深入沟通的过程中,团队发现,仪陇农村深丘地区,成片的荒山林地像“绿被子”,非常适合养母牛,小农户可以靠卖犊牛赚钱。2010年开始,协会先后申请国际小母牛等项目基金来支持协会,在合作社基础上针对贫困小农户进行有组织的养牛产业孵化培育。“第一,母牛适合放养,荒山上草料资源丰富,这样降低了喂养成本。第二,牛本身好养,即便从外地引进的牛,到了仪陇,基本不会生病死亡。一年就可以产一头犊牛,每头犊牛可以卖三四千块。”晏军明介绍,若贫困户没钱购买母牛,可以通过协会项目基金进行无息贷款,每头牛可以贷六千到八千,每个月还200元钱不等便可。“这种方式,压力不大,实在还不起,就去养牛大户农场干两天,一天80,两三天钱就够还了。”


    买牛也不用农户操心。农户自己买牛,容易被骗,“牛发病有潜伏期,可能你买的时候好好的,回来就病了。或者买到品质不好的母牛,怀不上小牛。”高向军解释,为何协会团队要一揽子帮助农户买牛养牛卖牛。团队找到技术人员和村里农户代表,三方共同出去买牛。待技术人员在当地检查好之后,给牛带上耳标,回来后写上编号让农户聚在一起抓阄,去的农户代表最后抓。买牛、运牛的费用通过公示后,农户可以看好再给钱。简单又直接的方式,受到小农户广泛支持支持。


    2.jpg


    回乡创业青年陈永久夫妇每天5点过就起床给牛喂食,勤奋努力地经营着自己的家庭农场   摄影  罗晓庆


    小农户基本上就是50岁到60岁的留守老人,或者年龄更大点儿的贫困户,在家养个两三头牛,很轻松一年就能挣上万块钱,基本上达到了团队给特殊困难儿童家庭、贫困户家庭增加收入的目标。大风乡天桥村的吕中万,今年56岁,就是在家边带两孙子,边养牛的,如今已经从养5头牛,发展到十几头了,占满了圈舍。2018年就收入了三万多,不仅不用子女补贴生活费,还倒补贴在外打工的子女。


    “瞎子摸象”式返乡创业


    合作社一家一家在仪陇农村建立起来,2015年时,养牛产业在仪陇农村开始有了浓墨重彩的痕迹,也唤醒了农村的生机和活力,也唤回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回乡创业青年。


    这时候很多问题出现了。传统观念深重的小农户都不愿意养公牛。思想开放的回乡创业青年愿意养,不仅愿意养,个个目标都是建大农场,养就养百头甚至上千头。2016年前后,就有200多户创业青年开始养牛。脑子灵活、思想解放、敢想敢干,是他们的优点。但他们要经营农业,很明显,缺乏很多经营管理、投资理财、市场等相关知识,对这个项目的市场都是“瞎子摸象”,知道局部是怎么样的,却绝对看不到全貌。所以回乡创业青年在这种情况下,把摊子铺的很大,就容易出问题。


    县乡村发展协会于2015年,适时地组织了次回乡创业座谈培训会。围绕这批创业青年有没有商业计划,有没有经营管理知识储备,存在什么困难,有无财务开支计划等疑问,协会团队展开多番调研,得出结论,这群回乡创业青年适合走现代肉牛养殖家庭农场的路子,和小农户养母牛完全不同。


    日兴镇矮桥村农民陈永久就是这一波回乡创业的青年之一。走进矮桥村,记者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混着清新空气的牛粪香,牛圈里传来 “哞哞”的牛叫声。走近之后,出乎意料,牛圈舍打扫的十分整洁,肥壮的花头牛、大黄牛、小犊牛们整齐排列在两边铁栅栏里,一看到推着装满草料车的陈永久妻子出现,叫声更欢了,立刻站起来似乎在迎接她。他们每天5点20起床给牛喂食,严格参照科学养殖育肥牛的生长需要,给牛喂食喂水。可想见,眼前是一对勤奋努力的夫妇。圈舍不远就是一座平房,是夫妻俩的居所。一进门就看见墙上挂着“仪陇县日兴镇久发家庭农场”的营业执照。


    陈永久有一双儿子,小的如今在读高中。当年由于家乡经济落后不得不外地打工。“正是为了俩不听话的孩子回来的。在2014年回来之前,两兄弟跟婆婆一块儿生活,渐渐长大,也渐渐不服管教。”大儿子读初中时,开始跟社会上的无业青年来往,变得无心学习,经常旷课逃课。小儿子本来学习好一些,也开始成绩下滑。夫妻俩得知情况后就慌了,想着不管在外面挣多少钱,孩子不成器,又有什么用呢?再加上陈永久凭借多年的建筑工工作经验,也有了一定的积蓄。考虑到孩子的前程和家里需要赡养的病弱老人,他带着妻子回乡了。陈永久2016年和朋友合伙凑了80万投资建场,一股脑地投入到了建圈舍当中,建场的钱远远超过买牛的钱。


    高向军笑了笑说,“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但是不能盲目地干。我去看都吓到了,建的农场,那叫牛圈吗?太豪华,跟牛公馆一样,一开始投入就过大了。”很多回乡创业青年,对回乡养肉牛目标期望值很高,认为市场前景好,加之有几十万的积蓄,一下就先投入了建设标准化、高规格的农场,没有做科学的规划。


    引进技术、专业化培训


    到了2017年,随着各种问题凸显出来,就有一百多户创业失败。一个个青年放弃创业又重返打工的消息传来,高向军心急如焚,她深思之后,开始带领技术人员、财务人员走家串户调研,亲自带着青年农民走出去考察学习,多方联系邀请大技术公司来进行技术指导。


    “我们去云南考察,牛棚搭建的很简易,就有个遮盖的地方就行了。”协会团队一开始也想的很简单,不懂规模养殖是少不了技术的。发现农户自己育肥牛,牛怎么不长肉呢?后来学习回来才发现,育肥牛要圈养,不是跟放养母牛一样,往山上一赶就行了,都是有科学技术做指导的。“后面我们到处去找技术,和大技术公司合作,2017年还邀请云南的一家大技术公司来仪陇,这给回乡创业青年带来了福音,包括技术指导、品种改良等,慢慢肉牛养殖产业才有了起色。”


    在专家的建议下,团队还开始与保育公司接触。原来小农户都是找“散打”的技术人员给自家母牛配种,不仅不能保障时效,后续服务也更不上。“育没育上,生不生得下来,这种技术人员不会管。拿了钱就走了。有时候有钱也找不到人。”但是保育公司就不同,在协会的监管下,公司和每一户农民家庭签下三方保育协议。三年保证一头母牛至少生四胎犊牛。现在高向军和其团队正在呼吁农户逐渐淘汰品质不好的母牛,购买高品代母牛,即杂交后代。这种母牛体质更好,不容易滑胎,且生下来的犊牛体壮长得也快,养三四个月一头最高可以卖到七八千块。


    最近,团队正在一家家地去走访,第一是去给那些仍在坚持创业的青年做商业计划,分析他们在自己的区域养牛的优劣势,困难在什么地方,资金缺口多大,应该怎么布局,然后再请专家给每个家庭做计划方案,让他们学习用经营管理的思维去做。第二,剖析他们的投资状况、亏损状况,建立起财务系统,走规范的家庭农场管理,出标准的企业资产负债表。“每个月都要核算牛长的怎么样,草料花费多少,买了多少饲料,库存多少,计算是亏了还是赚了。只有每一步都清楚,后面怎么布局才好把握。”2015年起,该协会就组织每个月一次的培训座谈会,回乡创业青年要来,路费餐费协会项目基金全部报销。


    走规范化家庭农场之路


    今年是陈永久创业的第三个年头,他通过协会组织的财务收支系统核算,2018年15个月出栏卖掉的四十多头肉牛共卖了50万,除去饲养成本,只赚了7万块左右,离收回成本还很远。圈舍里还剩46头牛,今年还可以再收入七八万。“在技术专家来分析指导之后,规模扩大以后,品种逐渐更新换代,预计2021至2022年,可以赚20万左右。晏军明对陈永久养殖肉牛很有信心。陈永久作为村里养殖大户,还能回收小农户养的母牛生下的架子牛(养到三四个月的犊牛),带动贫困户增收。“好的高品代架子牛都要抢。就是身上、脚上都是花的花头牛,越花说明杂交代数越高,价值越高。现在很难买到第四代的花头牛,基本都是三代的。”


    除此之外,陈永久还免费给村民发放玉米种子,等玉米杆成熟以后,称重给钱回收。这又给农户们增加了一笔收入。大户不仅带动了小农户,还双方达成了互利。


    高向军说,他们将是现代农业家庭农场的先行者,也是中国第一批的职业农人。但他们却没有商品农业的知识基础和思想,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经营管理教育,说白了就是打工的,我们必须帮助他们立起来,走家庭农场规范化、专业化、技术化的发展道路。只有他们在农村稳住了,农村的孩子读书才没有后顾之忧,农场未来的发展才有希望,中国农业才有未来。我们对回乡创业青年的帮扶路还很长,至少希望不要再出现米会琼这样的孩子。据悉,因为她家是精准贫困户,政府给修了砖房,爷爷奶奶的医疗有了兜底保障。她如今还在协会助学项目上,志愿者每个月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关心她,读书的学费有助学项目基金支持,“去年没考好,今年读高四了,我们还继续支持她,直到孩子考上大学。”仪陇农村的未来可期。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