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7日 星期天 农历 十月廿一
  • 关爱论坛
  • 互动活动
  • 你问我答
  •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戴镇谦诗八首


    来源:关爱明天网      发布时间:2019-11-4 15:23:38 


    【编者按】“山月如馕”,照在青衫似海的深山牧场,照在天山永不融化的冰雪之城,照在浩瀚无垠的孤烟大漠,照在那"荡着碧韵"、"浮着芬芳"的伊犁河上……在自然的油画里,我们聆听如歌的音韵,岁月的变迁带不走亘古的永恒。浓郁的民族性思考在辽阔的自然背景下徐徐展开,我们仿佛被带至美丽的新疆,飞向自然和历史的深处。感谢当代诗人戴镇谦带来关于新疆如此生动深邃、如此美妙丰富的联想和回味!感谢山子老师辛苦组稿!


    ——青青


    姑娘们乳白乳白的笑声,惊飞了一只懵然的山雀


    戴镇谦诗八首


     深山牧场


    山月如馕

    山溪,在朦朦胧胧中

    唱着一首歌,一首

    被爱情拥抱过的歌

    进入更深的夜

    那缕乳色的光

    终于出现在

    一匹白马的遥望中时

    山谷醒了

    姑娘们乳白乳白的笑声

    惊飞了,一只懵然的山雀

    那些在奶桶里沐浴的星星

    累了、倦了、睡了

    木栅栏的大门

    被那只牧羊犬的叫声敞开

    从栅栏里涌出的羊群

    像朵朵白色的奔云

    刹那间,没入了

    油绿油绿的浪底

    一壶奶茶

    几粒湖盐

    两盏笑靥

    让羊鞭儿

    甩出清脆的回声

    甩响昨夜的梦语

    太阳升起来了。太阳升起来了

    太阳从毡房的背后

    太阳从一个民族的心上

    升    起    来    了


    伊犁河


    是为了追寻西去的斜阳

    是为了抚慰西沉的月亮

    哦!伊犁河,伊犁河

    日夜奔流的伊犁河哟

    喀什河谷的雨水

    强大了银色的浪花

    特克斯河谷的水雾

    养壮了白色的涛声

    恐乃斯河谷的流泉

    加速了碧色的奔腾

    哦!伊犁河,伊犁河

    遥遥西去的伊犁河哟

    没有忘记野牡丹的娇艳

    没有忘记野苜蓿的青绿

    没有忘记野莱丽的鲜红

    还有淡蓝的马兰花

    还有金黄的野罂粟

    还有洁白的雪莲花

    哦!伊犁河,伊犁河

    浮着芬芳的伊犁河哟

    流过天马的嘶鸣

    流过羊群的蹄音

    流过奔鹿的呼唤

    流过飞鹰的啸声

    还有云雀的歌唱

    还有苍鹭的清吟

    哦!伊犁河,伊犁河

    荡着碧韵的伊犁河哟

    丝绸路上的驼铃声

    还在流波上翻涌

    将军府前的剑鸣声

    还在漩涡下震荡

    抗击沙俄的马蹄声

    还在芦苇荡回旋

    哦!伊犁河,伊犁河

    漂着传说的伊犁河哟

    野鸽子的巢穴

    在浪花击拍的石崖上

    水麝鼠的洞穴

    在水草茂盛的土壁下

    裸腹鲟

    在水底寻找着产床

    小白条

    在水边浪费着表情

    密叶杨的葱郁改变了水色

    灰毛柳的舞姿勾留着涛声

    哦!伊犁河,伊犁河

    鲜活着万千生命的伊犁河哟

    姑娘追的姑娘在岸边笑了

    骞马会的小伙在岸边醉了

    弹唱会的老人在岸上睡了

    骑枣红马的少年

    把英俊的影子

    留在水里面了

    哦!伊犁河,伊犁河

    流淌着幸福和欢乐的伊犁河哟

    金雕,从喀班巴依的雪峰上飞来

    松风,从乌孙山下的翠绿中吹来

    琴声,从唐巴草原的马背上传来

    客人,从南国的雨林里赶来

    从北国的平原上赶来

    从海岸的蔚蓝中赶来

    哦!伊犁河,伊犁河

    溢散着神秘和诱惑的伊犁河哟


    白毡房


    白毡房。白毡房

    门帘敞开的白毡房

    奶香飘漫的白毡房

    像一朵坠落在翠绿上的

    云一样的白毡房

    当那些羊群

    越过春天的河时

    你就跟在蹄音的后面

    悄悄移进了另一个季节

    移向了肥美和丰盈

    当然记得那首歌了

    那首让你

    跟着缠绵了一个春天的歌

    那首让爱情

    蓝花花般盛开的歌

    你总是在歌声中

    接纳阳光之后又接纳着月光

    你那浑圆如馕的心里

    装满了男人粗犷的鼾声

    围守着女人甜蜜的呓语

    还有牧羊犬辽阔的梦

    哦!白毡房。白毡房

    搬迁着岁月搬迁着历史的白毡房

    让一个民族马背上的弦

    更加嘹亮更加悠远的白毡房

    让远方的人一生思念一生牵挂的

    白毡房哟


    唐巴拉


    山梁上的

    那几枚硕大无比的天印

    为何至今

    仍然没有盖在

    那蓝得发亮的天上

    恍惚还能隐隐地

    听见三百年前的

    行猎圈里的角弓声

    演兵场上的金鼓声

    和空谷之中的鸣笳声

    和怪石林里的琴筑声

    草莓熟了。草莓熟了

    草莓上的阳光

    摇出了火一样的思索

    从塔松林里吹来的风

    吹远了牧羊人的歌声

    吹平了响鞭儿上的回忆

    山雀啼艳的野花儿

    兀自开放着无边的情韵

    跳进幽谷的温泉吧

    洗净一生所有的浊气

    腾上翠峰的石台吧

    吼出体内所有的忧烦

    跨上那匹飞奔的枣红马吧

    把自己放飞于

    这风光无限的牧野

    蹄印中藏着的

    那些旧著新编的故事

    让褐母牛沉甸甸的奶坠

    养肥爱情养壮牧歌

    养活一个民族黑压压的愿望

    哦!唐巴拉,唐巴拉

    唐巴拉哟


    火红的伊犁马


    可是你的火红

    点着了

    白杨林边的云霞

    可是你的嘶鸣

    啸落了

    伊犁河上的夕阳

    在你载着草原的深情

    跃过星河的渺茫

    你抖着森林的雄风

    飞过群峰的暗影

    踏踏的铁蹄

    敲碎了

    夜月的苍白

    飘飘的鬃毛

    荡去了

    夜雾的深寒

    是月光下的白毡房

    唤你归去

    是毡房外的冬布拉

    催你夜宿

    还是那些

    藏在毛色里的愿望

    在激励你飞腾

    哦!伊犁马,伊犁马

    火红火红的伊犁马


    白蜡林


    因袭于亿万年前的

    祖先血液中的气魄

    逼远了阿布热勒山

    雄伟峻拔的云峰

    逼窄了喀什河谷

    清清粼粼的水声

    哎!白蜡林,白蜡林

    潮湿的阳光

    晾在浩莽的翠绿之上

    那些点缀着盎然生机的

    艳丽的野蔷薇

    和斑斓的红柳枝

    绊住了

    穿林而过的马蹄

    山雀的叫声

    搁放在

    一枝粗壮的树桠上

    环颈雉的飞鸣

    飞不出

    迭迭荡荡的翠色

    羊群奔来。羊群奔来

    从冬布拉弦上流过的河

    萦回在

    椭圆形的

    林涛声里

    哎!白蜡林,白蜡林哟


    乌孙山


    还是那么雄伟

    还是那么浩然

    还是那么慈悲

    银顶之上的天空

    是那么空洞那么渺茫

    银顶之下的河谷

    是那么苍翠那么浩荡

    看过太多血腥的演变

    看过太多转换的旗帜

    听过太多暴烈的蹄音

    听过太多鼓角的轰鸣

    无边的悲悯

    始终包容着

    所有来了,走了

    走了,来了的民族

    野鸽子的飞翔

    压低了白石峰的骄傲

    从苏阿苏达板奔来的马蹄

    敲醒了

    野牡丹的记忆

    林涛的声音

    退到了牧歌的背后

    那声野性的啸吼

    惊飞了

    雪松上的山雀

    羊群归来

    夕阳下的白毡房

    点亮了

    重重叠叠的山影


     啊!大漠


    把叠叠的岁月

    藏进没有水份的深处

    曾直立过孤烟的

    褐黄色的流波

    又再次

    把来自绿洲的驼铃

    送回绿洲

    天空一样碧蓝的景色

    被永远永远

    搁放在

    遥远的地方了

    于是,在一阵疯狂

    一阵怒啸

    一阵沉重之后

    就把从海上升起的

    那颗血红的太阳

    悄悄装入

    热烈的囊中

    啊!大漠

    海洋般浩瀚的大漠

    被张骞凿出的

    那条缀满

    汉关风情的道路

    早已在冥空中变成

    飞鹰翅膀上闪亮的传说

    就好像千百年前

    那些饱满的生命

    如今,已萎缩成

    深褐色的奥秘和感叹一样

    所幸剑气已绝

    飞矢已绝

    当你把那些

    从楼兰古国城堡中吹来的风

    带进你

    语言的峡谷之后

    你那记录着

    唇景图案的日记里

    又多了一双

    探索的眼睛

    又多了两行

    寻找诗意的脚印

    啊!大漠

    呜呜感泣着的大漠

    让沙雀的歌声

    招惹梭梭草的种子

    让红柳的花穗

    收买远方的蹄音

    征服者们的绿色足音

    被时间阻挡在

    数百里之外的山影下了

    然而,在宁静的那一刻

    就会听见悄悄贴近的

    那一颗颗呼呼的心跳声

    在回忆了

    最初撞入怀中的

    那具雄武的形体之后

    就把心底编织的

    浸透着百花芬芳的遐想

    慢慢升上月光皎洁的天空

    啊!大漠

    定会在儿孙们的眼中

    改变装束的大漠哦


    戴镇谦 | 蜀人,当代诗人、油画家、书法家。作品有散文诗集:巜月照黄昏》、《悠远的回声》。旧体诗词集《蓬荜集》、《镇谦的诗词》(一、二、三部)。新诗集有:《镇谦的诗》。待出版的有《镇谦的诗》(二、三部),《镇谦的散文诗》,《镇谦的散文》等。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